欢迎光临变压器科技信息网!

暂无

最新消息:

深深怀念沈阳沈变所变压器技术培训学校兼职教师徐文多

发表时间:2019/7/19 13:12:19  浏览次数:14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我和徐哥相识于微时,那时我们的学校刚刚成立,缺授课老师,尤其是在职有丰富实践经验、能讲出优化结构和计算单实例的老师,放眼行业,我们认识的人不多,当时沈变研究所阴云笼罩,正是至暗时刻。人人像极了绝缘件,零沟通少交流,唯恐将自己陷入纷纭复杂的派系斗争中。徐哥是最早一批出走研究所,走进行业生产厂家专心搞技术的人。校长给徐哥打电话,说了想法,徐哥二话没说答应下来。从此一讲就是13年。13年里,徐哥从大连变压器厂做技术总工到锦州变再到如今的沈西厂技术总工,徐哥从未失信于我们。即便白天在厂里加班,晚上他照样为我们的学员上课。我们的学校也正是因为有了他最初的鼎力相帮,才有了今天名扬行业的教学品牌!

徐哥设计变压器有天赋,做事努力认真,这使得凡是跟他合作过的人都知道,产品交给他,你会永远放心。他在110kV及以下级变压器技术领域打下的坚实功底,那是用当年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的荣耀都掩饰不掉的光芒。

一路陪伴我们的学校走到今天,徐哥的学生早已遍布全国各地,但是无论工作怎么忙,只要学生给他打电话咨询技术上遇到的难题,徐哥都会一一耐心解答,其实解答完,徐哥有时候也会自我狐疑一阵:究竟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谁?讲了半天居然不知道是哪里的学员啊。桃李缤纷吐芳华,那是徐哥先生之风在源远流长。

和徐哥相处十三年,我能记得他开车四个多小时从大连赶来沈阳,也能记得他后来7个小时往返锦州,还能记得他眼睛上始终没摘过的那副墨镜,即便是他脸上那块永远抚不平的印记,在我心里都不能随时光而走。因为才华,是别人想拿也拿不走的东西,和颜值毫无相关。

我能记得每个我们相处的瞬间,哪怕他喝着浓茶的模样,但是我无论如何想不到他突然离去!徐哥,你让我怎么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你的遗像前祭拜,校长说我们是同辈不能跪拜,但是我有万般不舍,万般不甘,我气不过呀,你才刚刚57的年纪就匆匆而走!任凭我怎样跪在那里哀号,怎么才能换回你———那个温暖友爱、重情重义的徐哥呀!

透过云端,徐哥你一定能看见我一张泪流满面的脸,我有多么不舍你离开,我宁愿相信你隐居在某个安静的角落,不再出算单不再设计变压器,哪怕不再讲课,但是我们却能想见就见。我还想你每天累了,休息时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翻翻我的微信暗自表扬我,但是这一篇除外,因为我不能接受,这样一个刚毅秉直的好人没能一生平安,好端端的你突然就去了天堂。

徐哥,天堂里没有病痛吧?你在那里还会设计变压器吗?谢谢你曾来过人间变压器的世界,来过我们的学校,当月亮圆了又弯,弯了又圆,我们能为你做的,只有心底里无尽的思念,永远忘却不掉的哀伤,不想和你说再见,因为我只想你从未离开这个世界…

雷丽丽于2019年7月18日子时祭




扫描二维码手机看变压器科技信息网


变压器科技信息网郑重声明:此资讯系来源变压器科技信息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本站登载此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其客观真实或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正确,仅供您参考之用。如果您认为本文侵害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删除。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辽ICP备17005643

Copyright © 2013--2017 变压器科技信息网 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本站程序界面、源代码受相关法律保护,未经授权,严禁使用